這個年,50歲的嚴某是在平湖市看守所過的。
  他是平湖乍浦鎮人,有一輛二手黑色桑塔納轎車,以開黑車為業。
  去年12月16日早上7點左右,他開車和一個騎自行車的男子發生碰撞。
  發生事故後,他考慮到自己的車子已經脫爆一番心理掙扎後,竟然沒有報警送醫,而是把傷者拖到車后座,又把自行車塞進後備廂,往前開了一段路,找了個人少的地方,把傷者和物品都拋棄在路上。
  直到被上班的路人發現,傷者才被送往醫院,可傷者已經顱內出血、瞳孔放大,沒搶救回來。
  那天,嚴某正準備賣車的,閑不住去跑了個生意,結果闖了大禍。
  本來只是一樁普通的交通肇事案,現在嘉興市公安局港區分局以嫌犯嚴某涉嫌故意殺人罪將此案移送到平湖檢察院,此案還在進一步審查起訴階段。
  事件回放
  怕賠錢,把傷者拋到荒僻處
  去年12月16日早上,天下小雨。
  早上6點多,嚴某就從家裡出發去乍浦鎮金旺廣場拉活,這是他每天的習慣。
  6點50分左右,嚴某接了個活,送人去不遠的一個小區,生意做完才7點左右,他打算先回家送外孫女去幼兒園。
  從建港路轉到中山路,開到中山橋上時,嚴某發現內側的機動車道上有輛自行車,和他併排騎行著。
  沒過幾秒,嚴某的車就趕上了那輛自行車,“我開在外側機動車道上,等我要超過他時,他突然一轉彎,我急踩剎車也來不及了,就撞了上去。”回憶起來,嚴某依然有點生氣,“怎麼騎在機動車道上還突然拐過來”
  嚴某下車,看到騎車的是老人,穿著藍色雨衣,人已經昏倒了,叫了幾聲也沒反應。
  嚴某說,當時,他的第一反應是快點把人送到醫院去。這時已經到了上班時間,路上也有些人,嚴某把傷者拖到了車子後排座位,想送去附近的乍浦二院。
  車子剛掉頭開到中山大橋東橋堍時,嚴某又有了新想法,“怪就怪這個人不好,是他突然往南轉彎,我才撞到他的;我的車子又脫保了,醫療費、賠償費肯定賠不起。”
  他心裡有了一個可怕的想法——索性把傷者拋掉。
  他又掉頭把散落在事故現場的自行車等物搬到了後備廂里,開車逃跑。
  往前開了大概一公里多路,車子到了建港路和市場路路口,這裡人少,周圍是花壇和樹,東面是圍牆,嚴某把車拐到了東側非機動車道,把傷者和自行車都扔在了路上。
  “我把他扔在地上時,他的眼睛睜開了,看了我一下,但是沒說話,我叫了他一聲,他也沒應答。”嚴某說,他當時和他說了句話,“讓別人來救你好了,我不救你了。”
  離開後,嚴某和平時一樣,回家接了外孫女去幼兒園。
  早上7點31分,路人發現了躺在路上的老人,民警趕到現場把老人送到醫院搶救。
  可下午4點多,老人因顱內出血嚴重,沒搶救回來。
  經查,老人姓楊,69歲,安徽蚌埠人,在乍浦一家軟木廠打工。
  在調看周邊監控後,民警發現這事沒那麼簡單,自行車有明顯的撞擊痕棘但現場卻無明顯痕跡。
  監控中,現場附近曾出現一輛黑色桑塔納轎車,之前後備廂是打開的,裡面有輛自行車;兩分鐘後,該車又出現了,後備廂已關閉,自行車不見了。
  經過對案發地附近視頻監控和過往車輛的摸排調查,真相最終大白。
  晚上8點左右,民警來到嚴某家,嚴某知道躲不過去了。
  案件追蹤
  交通肇事變故意殺人
  肇事的黑色桑塔納轎車是嚴某2005年花7萬左右的價格購買的二手車。如今已經開了30多萬公里。
  其實這車,嚴某早打算賣了。他這幾年身體不太好,不打算開黑車了。
  去年11月15日,嚴某還專門去驗了車,沒問題。車子保險11月23日到期,但考慮到反正打算賣掉,就沒去續保。
  本來,事發前一天他就要去中介簽轉讓協議,因為有事推遲了一天。
  但他真是閑不住,第二天一早又去跑了個生意,結果闖了大禍。
  本來,這隻是一樁交通肇事案,因為嚴某的一個決定,性質完全改變了。
  日前,嘉興市公安局港區分局以嫌犯嚴某涉嫌故意殺人罪將此案移送到平湖檢察院,此案還在進一步審查起訴階段。
  本報通訊員 小薇
  本報駐嘉興記者 黃娜
  (原標題:準備賣車當天卻撞了人沒買車險的他,一番鬥爭後做了錯誤決定)
創作者介紹

傢俱特賣

ez19ezsd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